军医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军视生活 > 军医 >
【维和日记】护佑生命健康 传递和平友谊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将星   主编:佳蔓   责任编辑:佳泽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3-31


2月21日,是我到马里的第180天。6点30分,阳光已洒满大地,炙热的一天开始了。在这里,最幸福的是上班只有几步路,不像在国内需挤“早高峰”。到了疗区,换好工作服,今天共预约了12个就诊患者,其中2个约旦术后换药的患者、10个埃及、孟加拉等部队初诊病号,下午还约了2台软组织肿瘤患者的手术。

伴随着对讲机“门岗呼叫疗区、门岗呼叫疗区”的呼叫声,患者来就诊了。因当地新冠疫情比较严重,防控意识和筛查工作远远不够,所以二级防护已成为常态。我换上防护服,穿戴完毕后身上已开始出汗,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空调,我知道它已经尽力了。来到候诊室,“Morning,Dr.Wang”,埃及军医微笑着跟我打招呼,我也友好回应,我们早已熟悉,或者说成为了朋友,因为大部分患者不会英文,所以来就诊时其他部队都会派军医或者护士陪同,方便交流。看完上午最后一个患者,已经十一点多了,额头上的汗珠一直在往下滴,衣服早已湿透,但每个患者走时都会说“Thank you,you are so kind”,这时,内心的满足由然而生,感到再累再热也值得。下午的手术如约进行,均顺利完成,我向其陪同军医详细交代了术后注意事项,患者冲着我们竖起大拇指。一天的工作接近尾声,看着马里漂亮的夕阳,我仿佛忘记了自己是在联合国最危险的任务区。

马里地处西非,干燥高热,传染病肆虐,恐怖袭击、抢劫、绑架等事件时常发生,常年处于战乱,尤其是马里当局推迟大选、法国宣布撤军后,局势更加动荡,几乎每天都会听到联合国部队遇袭的消息,而我已在这个国家执行任务已180天了。

如果有人问我苦不苦,面对在一百平方米区域工作生活一年带来的枯燥烦闷,面对有限的联合国供给导致菜品单一缺少蔬菜的保障,我得说生活确实苦,但苦中也有乐,这一年,我与62名队员朝夕相处,一起工作、生活、跑掩体…结下了深厚情谊。

如果有人问我累不累,回想40-50度的高温下穿着防护服接诊5小时的时候、抢救危重爆炸伤员36小时不合眼的时候、连续5天接诊夜间急诊的时候,我得说确实累,但累中也有收获,这一年我的皮肤被晒得黝黑,但却获得了一个健康的体魄;在不断的与外军交流的时候,英语水平有所提高。

如果有人问我怕不怕,当我看到火箭弹爆炸后的焦土,当我看到IED炸毁的装甲车,当我看到遇袭后伤员的惨状,当突然听到响彻夜空的警报,我得说我曾感觉到害怕,但作为军人这是我们的职责。这一年我虽然远离了处在和平环境的祖国,远离了熟悉的家园,但却在异域展现了中国军医的风采,看到了无数满意的笑脸,积累了难得的战伤救治的经验。

如果有人问我想不想家,当我跟妻儿、父母视频通话时,儿子稚嫩声音跟我说,爸爸注意安全,心中的愧疚感顿时涌上心头,眼泪在眼眶打转。当过节时家人团聚唯独缺我一人时,当亲朋好友给我发来安全祝福时,我得说我确实想家,但我是一名军人,舍小家才能为大家,只有祖国的强大才能让家人们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

如果有人问我后不后悔,当我得知岳父、孩子接连生病住院手术时,我得说有过一丝后悔,我问我自己,在国内好好的,为什么来到这么远、这么危险的地方,此时家人生病,我却远在万里之外束手无策,是分队、科室和医院各级领导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将我的家人照顾的无微不至,让我工作上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当亲朋好友发微信说“以我为荣”的时候,我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没有什么后悔的。

作为军人我忠诚履行职责,作为蓝盔卫士我维护世界和平,作为医生我救死扶伤,在西非大地我们全体队员将以优质的医疗服务,为各国友军患者的健康和生命保驾护航,展现中国军人良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