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家属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军视讲坛 > 军人家属 >
军嫂笔端的“情书”,军人眼中的春天
新闻来源:军网   总编:将星   主编:梁强   责任编辑:红林    人气:    发布时间:2022-05-15



凝视雪山,仰望星河,我笔绘我心——

你笔端的“情书”,我眼中的春天

■温 斌 惠雁翎

手在墙壁上挥动,笔端勾划出皑皑雪峰,鲜艳五星红旗下,穿着星空迷彩的身影伫立风中。

一幅凝聚了真情的壁画,像一封“情书”。雪山,白云……在作画的人心中,这画里的风景是爱人驻守的家,亦是他和战友们凝望的远方。

兵站在雪山脚下,营区一隅的墙壁前,一个作画的身影如此娇小柔弱,却令人心生温暖。难得来队一趟,她只想给兵站和雪山、给爱人和战友们留下一份真情。寒风吹不散炽热情感,雪山镌刻记忆年轮,纤细手臂在空中写意——清透的云、巍峨的峰,和那如雪山般巍峨的身影,无不诉说着这位高原军嫂心中军人的样子。

手握画笔的她,名叫熊梅林,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古琴兵站站长熊泽超的妻子。不久前,有关这位军嫂和她创作的军营壁画,冲上了热搜。

镜头下,她只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她创作的画,却给这座雪山深处的兵站带来了春天。青山不语,见证了军人的忠诚;白云缄默,目睹了守防的艰辛……画里的世界,就是边防军人心中的春天。

——编 者

创作过程中的军嫂熊梅林

熊泽超没想到,妻子熊梅林创作的“雪山壁画”竟然冲上了热搜。

手机上,看到留言板上几百条祝福点赞,这个在高原兵站守防10多年的上士站长激动得热泪盈眶。

去年,这对夫妻举行了婚礼。熊梅林第一次到高原探亲,熊泽超特意做了“探亲计划”,他要带心上人欣赏一下高原的雪山和蓝天。

熊梅林这个山城妹子从没上过高原,对于海拔4000多米的古琴兵站也是所知甚少。与丈夫的想法一样,她想让这次“古琴探亲之旅”成为一段甜蜜的回忆。

收拾行李,这位中学美术老师已经在悄悄盘算一个“浪漫想法”。也正是因为这个特别的想法,这次探亲她的行李有点“超重”。

熊泽超(右)和战友谈心

又见“阳光”

人群熙攘,初冬的西藏邦达机场候机大厅,眺望的目光伴着重逢一刻的笑声,给这个“旅行驿站”增添几许温馨的氛围。

此刻候机大厅,团聚和重逢,是多数人的期盼。而这,也是熊泽超的等待。

站在人群中,熊泽超一眼就看到了穿着橘红色羽绒服、戴着棒球帽的熊梅林。这一刻他等了太久,迎上前的脚步不自觉地加快了频率。

接过妻子手中的行李:小行李箱似乎没有多重,大行李箱却像“装了石头”……望着熊梅林洋溢笑容的脸庞,熊泽超内心瞬间洒满阳光。

这阳光,如此温暖熟悉。

2019年初,熊泽超休假回家,两人第一次见面相约重庆网红“打卡地”洪崖洞。电话中,两人约在一家抄手店门口见面。

正值元宵节,洪崖洞游人如织。抄手店远近闻名生意火爆,熊泽超随着人潮挤到门口,低头看一眼手机:已经迟到了5分钟。他环顾四周却没看到那个约定中“手里拿着电影《千与千寻》海报”的女孩。

“是——你——么!”仿佛从人群中“变”出来,一个清秀高挑的姑娘,蹦蹦跳跳地出现在熊泽超面前。脸上的笑容,一如春天倾泻在大地上的阳光。山城雾大,阳光格外金贵。那一刻,他的世界瞬间被点亮。

这笑容,就这样成了熊泽超生命中最美好的一缕阳光。

时光一晃3年过去了,她的笑容一如昨日般重现。

这次探亲,熊梅林只有9天假,除去路上耗费的2天时间,夫妻俩“满打满算的团聚时间”也只剩一周了。从机场返回兵站的汽车上,夫妻俩聊起未来几天的计划,第一次到兵站探亲的熊梅林扮着鬼脸狡黠一笑。

灿烂的笑容背后,是她正在盘算的一个“春天计划”。

壁画前的军礼

我笔绘我心

费尽力气把大行李箱拖进来队家属房,熊泽超一骨碌倒在沙发上。

看着妻子兴奋地打开那个大行李箱,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满满一行李箱的颜料。把调色板捂在胸口,右手拿着画笔在空中挥舞,熊梅林笑着说:“我想给哨所留下一幅画,用我笔绘我心,把春天留在兵站。”

一句“把春天留在兵站”,打开熊泽超记忆的闸门。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熊泽超驻守高原长达一年,两人只能通过电话联系。那时候,每次巡逻归来,他都会给熊梅林讲一些自己亲历的故事。

初春,高原依然朔风呼啸。一次巡逻爬上山顶点位,熊泽超被狂风吹得睁不开眼。他的身旁,列兵王远航面朝家乡的方向,脸上的一行泪水被风吹成一道“冰痕”。一周前,小王的母亲重病住院,无法回家探望的他,再也难忍泪水……

这还是第一次,他看到这位列兵流眼泪。

沉默寡言的人,往往更加重情重义。熊泽超了解这个倔强小伙子的性格,走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人生有困境,也有顺境,就像上山和下山,天大的困难,不过是翻一座山。”

春节过后,熊泽超和熊梅林在家中团聚

一次通话,熊泽超把战友的难事,讲给还是未婚妻的熊梅林听。又过了几天,同一条巡逻路上,王远航一路小跑赶上走在队伍前面的熊泽超:“请您替我向未来嫂子表示感谢,我母亲的病情好转了。谢谢她寄来的画,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好运。”

两人一路攀谈,熊泽超才得知,他曾叮嘱当中学老师的未婚妻熊梅林,“找机会安慰一下年轻的王远航”。他没想到,善解人意的熊梅林还给王远航的家人寄去一瓶亲手折叠的幸运星和一幅自创画。

“远航说,是你送的画带来了好运。”电话那头的熊泽超,语气中充满了赞赏。

电话这头,熊梅林咯咯地笑着:“我只是画下我们共同的期盼。”

几天后,熊泽超在王远航父亲发来的照片中,看到了那幅题名为《春天》的画——那是官兵们一起攀登点位的一个普通场景,鲜艳的五星红旗飘扬空中,远处雪山巍然屹立,边防军人身姿挺拔……

王远航说,那天巡逻时,是站长的一番话,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战士心中的春天,就是每一个被温暖、被鼓励的时刻。”熊梅林被感动了。

那天起,这一幕“春天”,就留在“准军嫂”熊梅林的脑海和心中。

她多么想有朝一日,把“春天”留在兵站、留在高原——用也是自己心中春天去温暖、鼓励更多战友。

雪中巡逻

兵站春常在

对很多陌生人来说,兵站是没有春天的。

水是冰凉的,风如刀割一般,烈日是灼人的,氧气无比稀缺……当高原反应又一次如潮水袭来,初上高原的熊梅林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威力。

熊泽超所在的西藏军区某边防团位于藏东高原,常年担负平均海拔4000多米、绵延数百公里边防线的守防任务。

“雪山静默,白云无言。生活在这里,首先要耐得住寂寞。”熊梅林想起丈夫说的那句:“人生再难,不过是翻一座山。”她决定拿起画笔,勾勒自己心中的春天。

在征得团领导允许后,连长将熊梅林带到兵站营区一角,一面背风的墙壁前。拿出颜料,挥舞手中画笔,她很快勾勒了一幅底图。不远处的饭堂里,团里特地为来队探亲的4名家属准备了一桌火锅宴。

开饭时,看着电磁炉上沸腾的红油,熊梅林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

熊梅林曾经就读的地方某高校,一直有给边防战士送祝福、写信的传统。大三那年,班主任组织每名同学画一幅画,寄给全军海拔最高的哨所——河尾滩边防连的边防战士。

那一年,熊梅林19岁。她画了一幅白海豚在大海中畅游的画。她想把这片海送给守着雪山的战士。

“高原缺少什么,就应该送什么。”刚上大学时,熊梅林寄住在姑妈家,看过当兵的表哥在边防连队保温大棚中的一张留影。表哥背后的墙壁上,画满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惟妙惟肖的样子令人仿佛置身海洋世界。

表哥告诉她,边防战士心里最喜欢大海和春天,“喜欢海,因为大海无垠,它的辽阔就像战士的胸襟;喜欢春天,因为边防的春天是短暂的,又是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

2017年,已经到了最高服役年限的表哥离开了边防连队。到了大城市奋斗,每年春节前夕他都会给连队寄去许多春联。他和家里人说,连队也是家,“过节了一定要想家的”。

今年来探亲前,表哥鼓励熊梅林把那幅丈夫给她描述过的“战士心中的春天”画在兵站的墙壁上。“温暖一群人,也温暖高原四季。”老兵深情地说。

“每一份坚守都应该被铭记,每一位坚守的人都应该被岁月温柔以待。这幅画就是我心中军人的样子,也是我们心中永恒的春天。”熊梅林绘就的风,温柔拂过界碑,一旁坚守的身影越发挺拔。

想家的时候

雪山下的家

翻看兵站的老照片,熊梅林发现,三十年前的古琴兵站只有土坯房,荒凉感随处可见。后来,随着一茬茬官兵的坚守与建设,今天兵站的设施配套、生活保障水平早已今非昔比。大家眼中的兵站,更像一个“家”。

兵站不大,担负着为过往部队提供保障的任务。“做饭也是技术活。”司务长唐辉龙每天的任务就是给部队人员做好食宿准备。

他说自己是“仰望星空、脚踏山河”的人。为了准备早饭,他带领炊事班天还没亮,披着星光起床,开始准备早餐;遇上域外驻勤任务,他和战友又跟着炊事车出征,无论高原还是戈壁,他们都会比大部队“先行一步”。

2017年,中士黄跃自愿申请从一线哨所来到兵站。作为一名兵站加油员,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给往来的车队加油。陈健则是兵站的一位老兵,这位四级军士长即将面临服役期满,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五味杂陈。

元宵节那天,听说军嫂熊梅林画的“雪山壁画”上了热搜,陈健叫着搭档黄跃一起到壁画前拍照留影。

“嗖”地一声,陈健的妻子赖克荣的手机上,跳出丈夫发来的信息。一边是丈夫身后的壁画,一边是热搜视频,赖克荣被视频中的画面感动着。

“我的丈夫就是这个兵站的一名老兵,再过不久,他即将离开远方的家,回到我和孩子身边的这个家,他说他在画里,我说他在心中——他的样子就是军人的样子,连同这幅画永远在我心里。”

这个署名为“一位军嫂”的留言,在一天之内被反复“置顶”。

元宵节,在家中休假的熊泽超和战友视频通话

这个世界需要远方,更需要家。

这幅画就像一封“情书”,向这个“家”诉说着一名战士的赤诚,向那个“家”传递着一名儿子、一位丈夫、一位父亲的温暖……